訓悍記

城隍廟

文:飄若塵

張潮在《幽夢影》中有這樣一段: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聲,水際聽欸乃聲,方不虛生此耳。若惡少斥辱,悍妻詬誶,真不若耳聾也。」

其中說到寧願耳聾,也不願意聽到悍妻的尖刻辱罵。家中若有悍妻,好似身在地獄。書生周生就是這樣,他恨不得自己耳聾,他整日如在地獄,因為她家有悍妻。

周妻兇悍異常,不僅辱罵周生,還經常辱罵周生的姐姐,逢年過節,周妻都要詛咒周生全家早點去死。

可惜的是,周生性格懦弱,畏妻如虎,只能在妻子的辱罵聲中篩糠,裝聾作啞。

莎士比亞的戲劇中有一個著名的《訓悍記》,講的是一個馴服悍婦的故事。如今,懦弱的書生周生將要上演一出中國版的馴悍記。

周生怎麼辦?

周生來到了城隍廟,向城隍禱告祈求能夠懲罰制裁他的悍妻。

為甚麼來找城隍呢?

城隍,又稱城隍爺、城隍爺公、城隍老爺、城隍尊神、城隍菩薩,據說原本是從「城牆」與「護城河」演變而來的自然神,後來演變為「人格神」,並有陰間行政官、司法官的職責,在陰間司法神的部分,城隍有專司人間善惡之記錄、通報、死者亡靈審判和移送的職務。並且城隍爺往往由死去的名人或者對民眾有功勞者擔任的,多是公正無私的清官廉吏。

周生來到城隍廟禱告求助過去了很長時間,城隍都沒有顯靈,周生心中很是著急。

這天晚上,夜半時分,一個人來到他牀前說:「城隍找你。」

周生就跟著他走,來到城隍廟,跪在城隍面前,開始哭訴自己的遭遇。

城隍說:「你老婆如此兇惡彪悍,我怎麼會不知道呢?但是我查過你的命,你這輩子命中只一個妻子有兩個兒子,現在你還沒有兒子。如果現現在你把妻子休了,或者我把你的妻子殺了,你就絕後了,所以暫時饒過她一命。」

周生說:「我老婆如此兇惡,我跟她一點感情都沒有,怎麼可能生育子女?」

城隍說:「當年誰給你們做的媒?」

周生說:「範、陳二人。」

城隍命人把範、陳二人拘捕過來,罵他們道:「周生的妻子如此兇殘,為甚麼你要為他們做媒?把她嫁給周生這樣的孝子,都是你們害了他!」

然後命人把範、陳拖出去,各打五十大棍。

範、陳二人非常不服,說:我們沒有罪,當初她待字閨中,是否賢良淑德,我們一點都不知道。」

周生也替範、陳二人求情說:「這兩個人只不過是想做個好媒而已,並沒有貪圖錢財和說謊。我老婆雖然兇悍,但是對鬼神懷有敬畏之心,經常求神拜佛。倘若您把她喊過來,略加懲戒,說不定她會改掉性格,變成一位相夫教子的好妻子。」

城隍道:「有道理,你是一個好人,所以我用好面目來對待你。你老婆是個兇悍的人,我要變身成鬼,不然嚇不到她,到時候你們別害怕。」

說完,城隍命一個藍臉的鬼拿著大枷鎖去鎖周生的老婆,把她帶到城隍廟來。

城隍又用袍子拂過自己的臉,瞬間變成一個紅頭髮、紫眉毛的惡鬼,兩邊的陰差拿著刀槍棍棒,寒光閃閃,也都變成猙獰惡鬼。

城隍命人把一口鍋放在城隍廟內,裡面煮著人頭。

過了一會兒,藍臉鬼牽著周妻過來。周妻跪在那裡,十分害怕。城隍數落她的罪惡,又命人把拿過賬冊指著上面的記錄一一對質。

周妻不敢反駁。

城隍命夜叉道:「把她的皮剝下來,然後放在油鍋中炸!」

周妻連忙哭著求饒道:「以後再也不敢了!」

周生和範、陳兩個媒人都為她求情。

城隍道:「看你丈夫是個孝子,你的大姑子也是個良家女子的份上,暫且饒你一命。如果你以後再這樣的話,就把你扔到油鍋中炸!現在你們回家吧!」

這時,周生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牀上,看到了躺在了他旁邊正在熟睡的妻子。他才知道,這只是一場夢,他失落異常。

她身邊的妻子突然睜開了雙眼,對周生說出了讓他震驚的話:「請相公饒恕,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從此以後,周妻善待丈夫和大姑子。

兩年後,周生有了兩個兒子。

經驗就是:如果男子家有悍妻,早日去找城隍。

本文為「神祕世界」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放上文章原文鏈接。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