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畫作裡的UFO

宗教畫作 UFO

北卡羅萊大學教授Diana認為,UFO現象可能會重塑人類的價值觀,並催生出新的宗教信仰。反觀現代流行的各大宗教,無論佛教,印度教與基督教,似乎在历史上都與UFO有些聯繫。

新疆吐魯番柏孜克裡克千佛洞始鑿於南北朝晚期。其佛洞現存57個,其中40個還存壁畫,內容大多描述佛教故事及佛像,其中還有摩尼教洞窟、壁畫,是世上少有的保留摩尼教文化場所。它也是吐魯番現存洞窟最多、壁畫內容最豐富的石窟群,其中某些壁畫裡赫然畫著眾多UFO,其造型與最為人熟知的碟形飛行器一致。

日本博物館裡保存有梵文般若經的藏譯本,它寫於10世紀,插畫下端出現兩只「草帽」,懸浮於空中,細看之下把它們解釋為飛行器似乎也合理。

同樣在日本存有另一幅畫作,成作於公元900年,畫中兩位僧侶裝束的人目擊到天空中燃燒的火輪。

印度Himachal Pradesh一座藏傳佛教廟宇裡,牆畫中下部分可見到六個碟形飛行器,具體成畫時間未知。

有學者認為,佛經描繪的金輪寶可能便是一種飛行器,而末劫救世的彌勒菩薩出現時,亦有輪相伴。《佛說彌勒下生 佛經》中這樣描述彌勒菩薩:「 俗作輪王,出家正覺」;《長阿含經》說:「轉輪聖王出世……其時金輪寶忽現在前,輪有千輻,光具足,天匠所造。輪徑丈四,王召四兵此金輪寶,隨所願求向東,輪寶即向東轉,轉輪王率四兵隨之,金輪寶前有四神引導,輪寶止時王駕亦止。時東方諸小王見大王至,皆捧珍寶以示歸順。餘南、西、北三方亦如是。」

季羨林大師與錢文忠教授認為,佛教的彌勒菩薩,與基督教救世主彌賽亞是同樣的實體。其中一個緣由,便是二者都描繪了「有輪相伴」這個現象。在《聖經》《以西結書》(1:15-21)寫著:「我正觀看活物的時候,見活物的臉旁,各有一輪在地。輪的形狀和顏好像蒼玉。四輪都是一個樣式,形狀和作法好像輪中套輪。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至於輪輞,高而可畏;四個輪輞周圍滿有眼睛。活物行走,輪也在旁邊行走;活物從地升,輪也都升;靈往哪裡去,活物就往那裡去;活物升,輪也在活物旁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那些行走,這些也行走;那些站住,這些也站住。那些從地 升,輪也在旁邊升,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

UFO同樣出現在很多基督教畫作中,”The Baptism of Christ” 是18世紀的作品,由畫家Aert De Gelder 創作於1710年,一群基督徒圍坐著等待洗禮,天上出現UFO,射出四道光籠罩聖約翰和耶穌。

基督教名畫”The Annunciation with St. Emidius”由意大利畫家Carlo Crivelli在1486年創作,現收藏於英國倫敦國家畫廊。它描繪了大天使Gabriel向聖母瑪利亞的一個宣告,告知耶穌將會投胎於她腹中。天上一個UFO射下一道金光穿牆而過,落在聖母瑪利亞的頭頂。

下面兩張圖來自於中世紀的掛毯,第一張名為「The life of the Virgin Mary”,第二張名為「Magnificat」,大概作於15世紀,現存於比利時的Tournai,都是描述聖母瑪利亞生活的幾個重要場景。這兩幅掛毯中,聖母瑪利亞後方的UFO顯而易見,呈黑色帽子狀,與流行文化中的飛碟非常相似。這樣的外形,顯然無法把它解釋為任何其他常見的天體或者人造物體。

「The Madonna with Saint Giovannio」 由畫家Domenico Ghirlandaio在15世紀所作,現今保存於意大利Florence的Palazzo Vecchio。這幅畫也是關於聖母瑪利亞的,後方背景天空中的UFO似乎閃閃發光,有人抬頭觀望。

在文藝複興時期,有一本精美的插圖著作描繪了聖經故事,它的名字是「The Urbinate Bible」,現存於梵蒂岡圖書館。在聖經故事Saint Geremia』s Contemplation旁邊有一幅插圖,似乎與UFO有關。註意看下圖左上角,不明橢圓形物體射出一條黃色直線,這對於現代的UFO研究者而言再熟悉不過,而UFO激光現象被描繪於15世紀的畫作中,更加令人無限遐想。

“Crucifixion of Christ”是一幅壁畫,作於1350年,作者未知。它是一幅耶穌受難圖,存放於科索沃Visoki Decani Monestary 修道院的祭壇,畫作左右兩邊都出現了載人飛行器,仔細看飛行器內部,還能看到兩位實體坐在裡面。當然,我們也可以把這兩個物體解釋為太陽與月亮。

這同樣是一幅耶穌受難的壁畫,位於格魯吉亞的Svetishoveli大教堂,成畫於17世紀,與上面那幅壁畫類似,耶穌的兩邊出現兩個飛行器,乍看之下樣子像水母,但放大後可以看到裡面有人臉。

羅馬尼亞的一座古修道院中保存一幅創作於15世紀的古畫,烏雲翻滾的氣象中,一架圓盤狀的UFO盤旋在修道院上方的天空。

索利諾·達·帕尼卡萊創作的《雪中奇跡》,描繪了羅馬城的八月飛雪,天空的雲團造型,解釋為UFO似乎也很合理,而耶穌與聖母正是在一朵雲中顯現。

「Glorification of Eucharist”由意大利畫家Ventura Salimbeni作於16世紀,它描述了上帝與耶穌掌管著宇宙。但是在聖父聖子中間,放著一個神祕的金屬圓形物件,有些理論家認為它的形狀與前蘇聯太空船Sputnik相近。Sputnik是第一個飛入太空的人造物體,它的升空是此畫作完成357年後的事。這樣的解釋多少有點牽強附會,不過有人堅持道,假如這個球體代表的是宇宙,為甚麼畫家沒有畫任何的星星或者天體?無論如何,至少在我看來,把這個球體理解為UFO或人造飛行器,不能讓人信服。

下面兩幅作品來自12世紀的手稿” Annales Laurissenses” ,它主要記錄了历史上與宗教相關的事件。此圖是有關十字軍東徵的故事,公元776年,撒克遜人進攻法國的Sigiburg城堡,他們已經成功圍困法國人,突然一群火燄護體的碟狀飛行器在教堂上空出現,導致撒克遜人認為法國受到神的保護,於是倉皇撤離。

下圖來自法文書 “Le Livre Des Bonnes Moeurs” ,由作者Jacques Legrand於1338年撰寫,現今存於Chantilly Condé’s Museum。有些朋友可能會覺得這個圓球不是飛行器,更像大氣球,但問題是,法國在1338年並沒有氣球。

兩艘德國船只在北海上目擊到天空中的不明飛行物,它似乎由兩個不同大小的圓形結構組成,內部乘有多名外星實體。此畫來源於一本叫「Theatrum Orbis Terrarum」的古書,成書時間是1660年。

「Summer’s Triumph」是一幅掛毯作品,創造於1538年的Bruges(布魯日,比利時西北部城市)。在掛毯上端明顯可見多個碟狀飛行物。或許有些人會把它們解讀為遠方的島嶼,如果真是如此,作者加上這些「島嶼」顯然使整個創作掉價,因為掛毯其他部分的圖案都很精美豐富,這些樣式一致的「島嶼」實在有些畫蛇添足。

這幅古圖記錄的是1697年發生於德國漢堡的UFO目擊事件,天上出現兩個發光的輪狀不明飛行物。

西班牙伊諾尼馬斯大教堂上有一個太空人浮彫,它修建於1102年。

還有些與UFO相關的基督教圖片,不知道具體出處,等找到相關資訊後再作補充。

另外,我曾經多次提到幾萬人觀看的法蒂瑪聖母事件,也稱太陽跳舞事件,知名科學家Jacques Vallee認為它很可能是一次外星人刻意造就的UFO目擊事件。

至於印度教,在《摩訶婆羅多》等印度史詩中多次描述一種叫維摩那(Vimana)的飛行器,它是神的天上宮殿或是神的載具,吠陀諸神們乘坐這種飛行戰車到處旅行,維摩那外形似鐘,其內部構造甚至在一些文獻中都有記載。有意思的是,「一的法則」中,Ra提到,聯邦實體在一萬多年前接觸人類,乘坐的是鐘型載具。

下面這張圖片,看裝束,似乎也與古印度相關,只是畫風不大像印度風格。

根據發表於1803年的一本日本古籍 “Ume No Chiri (Dust of Apricot)” 記載,一艘外星飛船降落在Haratonohama (Haratono Seashore) , 古籍描述,此飛行物外殼由金屬與玻璃制成,上面刻畫了奇怪的字元。

瑪雅文明裡同樣有許多UFO痕跡,下面這幅浮彫出現在神廟中,一位瑪雅人對空中的UFO頂禮膜拜,飛行器裡的外星人或許就是瑪雅神明。

埃及文明與外星人更是有眾多不解之緣,《一的法則》中RA說,聯邦實體在一萬多年前行走在埃及人之中,金字塔的建成也與他們有關。

有朋友在評論中詢問道教與UFO的關系,我大概搜尋了下,倒是在《道藏》中確有一些古圖似乎與UFO相關。比如下面的「黑雲感應圖」與「圓光載人圖」。

關於這兩幅圖的解釋,請參看以下相關鏈接的描述文字:xw.qq.com/rufodao/20140

清乾隆九年版《大岳太和山紀略·拾遺》(武當山又名太和山),記載了明朝年間在武當山發生的一件事。永樂十年(公元1412年),也就是武當山道教宮觀宏大工程興工之始,永樂皇帝派大臣隆平候、附馬都尉沐昕帶著禦制祭文到武當山各大宮昭告真武神。當晚,朝臣們來到玉虛宮(俗稱老營宮),就在致祭時辰快到之時,整個玉虛宮突然間像被遮著一塊黑布,全場一片黑暗。人們發現,原來是一團巨大的狀如車輪的「黑雲」正從西北天空中向玉虛宮後的山頂飛來。當「黑雲」飛到距山頂一丈多高時,就像一把大傘那樣蓋在山頂上,忽升忽降,忽進忽退。片刻過後,黑色的「車輪」突然發出閃電般的光芒,伴有隱隱的轟鳴之聲。接著又固定不動。當時人們根據自西北而來屬坎水之象,又據「黑色」為玄,推斷認為是真武神顯靈,就急忙朝「黑雲」祭拜禱告。過了許久,這黑色的「車輪」突然消失得無蹤無影了。(見「黑雲感應」圖,原載《道藏》中)

《太和山志》又記載,明憲宗即位時(即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遣吏科左給事沈瑤,帶著禦制真武金像到武當山紫霄宮致祭。在設道場時,紫霄宮後的展旗峰、南岩宮和紫蓋峰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光彩奪目的球體,又大又圓,狀如滾動的車輪,很遠就可以看到它放出的五彩瑞光。而且,它還以一種五彩的光罩將紫蓋峰籠住,使紫蓋峰看起來就像一疋從天空垂下來的透明緞綿。第二天,連接紫霄宮和玉虛宮(兩地相距離40餘裡,一在山上,一在山下)又出現一奇異景象:一道彎若彩虹般的五色光柱橫跨兩宮呈現於空中。這時,紫霄宮前2裡許的東天門有五色祥光飄動。這一景象持續了很久才慢慢散去。

考古學家們在「大明回朝天真靈應碑」的碑文裡發現,明朝任自垣撰修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錄金石》10篇卷之13,詳細地記載了明朝永東年間發生在武當山多次載「人」的UFO。

明朝永樂十一年,朝庭派隆平候張信、附馬都尉沐昕負責武當山宮觀的大修工程。五月二十五日,工匠們正在構建天柱峰金頂銅殿時,發現天柱峰澗泉下有一圓光緩緩上升,伴之有五彩光芒照燿整個山穀。圓光中還出現一天真聖像(即真武像——筆者按),穿著道袍,披發站立,聖像下有祥雲簇擁。當天,圓光中的聖像再次出現於金頂銅殿前,這次聖像披發而坐,聖像下有祥雲簇擁。

永樂十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工匠們正在大修紫霄福地。當天,五彩圓光出現在紫霄宮前。光中聖像披發而坐,聖像左邊一天將高舉皂旗飄揚舞動,右邊一天將捧劍站立。聖像下團團白雲簇擁,雲中有龜、蛇長時間地盤旋、翻動。當時在場的官員軍民有二十多萬,看到圓光景象以為是真武大帝顯靈,無不歡呼著紛紛跪地朝拜。

永樂十一年八月十九日,天柱峰金頂殿宇修建完工,當日五色圓光內現天真聖像,再次出現金頂前,聖像下有黑雲擁護。

同日同地,圓光中複現聖像,後有一神侍叢。

這一天是武當山最高峰上金殿等建築竣工之日,「圓光」兩次出現。

以上舉三例說明,「圓光」載人現象。明朝大修武當時,軍民工匠30萬人,其中國家級巧匠畫師數量頗多。發現「圓光」即到繪制成圖並呈皇廷,後來收刊於《道藏》。當然,受其局限,繪圖中「聖像天真」也不足為怪。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