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知道答案麼?

文:夷人

「佛觀一缽水,八萬四千蟲」。

是生命之載體,人體70%的化學成分是水,嬰兒時高達80%,幾乎所有已知生命體都離不開水。人類科學家在物質界尋找外星生命體時,也總是關註液態水存在與否。《一的法則》中,Ra說「地水火風」乃是第一密度的四種型態,印度教也認為它們共同組成物質世界的四大元素。而有意思的是,在科學家眼裡,物質存在四種基本狀態,即「固體,液體,等離子體與氣體」,正好與「地水火風」一一對應。

科學界普遍認為,人類斷食不斷水,可以存活一個多月,但是如果斷水,最多只能存活七天。然而這個金科鐵律,被很多修行者打破。道家辟穀者可以長年不食人間煙火,德國聖痕領受者德蕾絲紐曼多年斷水斷食,依然能夠忍受每周五聖傷導致的大量流血。

 

當然,這些「神跡」是主流科學家視而不見的,因為這些只是「軼事」,沒有證據。但偶爾也有一些例子,會讓這些懷疑論者驚詫莫名。比如「BBC佛男孩」巴登多傑,在BBC攝影機24小時不間斷記錄下,於菩提樹下靜坐冥想,至少保持7日夜不進水食,竟然還能身上出汗,出現袈裟被「三昧真火」焚燒等異象,遠遠超出現代營養學的解釋範疇。

前兩天,UFO研究機構TTSA的Tom Delonge發的一條消息,引起一些人的不解,質疑者本身也是UFO研究人員。Tom這樣寫道:「我曾經聽過一個科學家做的「能量治愈」實驗,他們治好了嫁接在一整批小鼠身上的癌腫。他們甚至抽出痊愈小鼠的血液 (應該是細胞),然後註入其他患病鼠,同樣可以消除相關疾病。他們所有的操作,只是放空思維,具象化光與治療的發生。在地球某些區域的人或許會把這過程稱為「祈禱」,而瑜伽行者們會說這是「冥想」,但物理學家不管你怎麼稱呼它,都認為這是某種物理現象,本質上是一樣的…如果你清空思緒,集中精神,你可以治愈自己身上的所有疾病。有很多書描述了這樣的情況,這些作者要麼是科學博士,要麼是持證醫生。現在是時候了,我們應該看進更深的內在,不僅僅只是為了醫治自己,也要醫治整個行星,它本身也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機體。」

Tom在寫下上述話語時,附上一本書《從量子物理到能量治愈》。且不說普通民眾,會認為這是天方夜譚。即便是很多UFO研究者,也無法理解為甚麼Ufologist Tom會說出這樣一段神叨叨的話語。殊不知UFO/外星人,與靈媒,氣功,特異功能,中醫,瀕死體驗,出體體驗,催眠,冥想,祈禱,心靈感應,遙視等等超自然現象是連接在一起的,他們都在展示一個更為廣大的實相。佛家說,色即是空,諸法空相,便是把這些所有的不可思議概括在一起。這也是FREE 與CCRI這些研究UFO的學者團體致力於揭示的真相。

但回到Tom Delonge描述的這個科學實驗,它是St. Joseph collage教授William Bengston的正經研究。他目前已經在多個美國著名大學的實驗室成功重複該實驗。下面兩張圖來自他2014年的一個講座,列出十所合作的大學實驗室。這個數據持續擴大,直到6年後的今天,已經有更多的實驗室加入,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這樣的名校。

 

Bengston教授自稱是一個懷疑論者,作為典型的科學家,他希望靠事實與數據說話,而不依賴於奇跡,傳說,軼事型的案例。所謂能量治愈就是中國八九十年代的特異功能(氣功治療),相關實驗國內某些學者也有涉及。然而Bengston教授的小鼠實驗依然有著重大意義,他排除了受試者本身的意念幹擾。眾所周知,特異功能治療這樣的實驗,應用在人身上,會因為受試者本身的信念影嚮,導致可重複性問題。而實驗小鼠腫瘤糢型,是科學家共用的實驗對象,可以有效控制受治對象信念造成的差異。當然,小鼠本身也是靈體,同樣存在意志差異問題,這表現在每只小鼠的腫瘤消失時間有所差異,但相對於人,這種差別性就輕微得多,不會影嚮到「治愈」的有效性,更不用提受治對象與對照組的顯著性差異。

bengstonresearch.com/he

youtu.be/fFPsWJhkp0k

 

在該實驗中,Benston團隊讓功能者對水發意念,然後喂水給小鼠,同樣可以達到治愈腫瘤的目的。因此Bengston教授認為,水可以儲藏能量或者資訊,還有一些其他介質,比如棉花,同樣具備相關功能。

水可以作為資訊介質,這在特異功能研究人員眼裡,並不陌生。「資訊水」的概念,曾經風靡一時,雖然最後被人打為「偽科學」。中國地質大學的沈今川教授曾經讓孫儲琳女士對著一瓶礦泉水意念發功,可以改變水的成分,他們稱之為「意識材料工程」。至少到現在,還沒有哪位偽科學鬥士,敢公開對孫女士的能力公開發難。

 

水引起的爭議,還有許多。日本研究者Masaru Emoto曾經發表一系列論文,論證音樂可以影嚮水的結晶,美好善意的音樂能讓水結成美麗的冰晶,相反,嘈雜的搖滾樂只能得到相對醜陋的晶形,如果你對水表達善意與惡意,也會得到不同的結果。毫無疑問,科學界認為這是偽科學,Emoto先生至死都飽受非議。概括這項研究的《水知道答案》,自然也是各方質疑者吐槽諷刺的對象。

另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是法國科學家Luc Montagnier,因為發現HIV病毒獲得諾貝爾獎。2009年,Luc在諾貝爾獎獲得者的交流會中,公開自己的一項研究。他把病毒DNA放入水中,進行多次10倍量稀釋,接著通過高敏感儀器記錄水中DNA殘餘的電磁波信號,再讓另一批純水接收相關信號,最後在水中加入DNA聚合酶以及脫氧核糖核酸,「純水」樣品可以依據接收到的信號重組出病毒的DNA。這個研究讓當時列席的其他諾貝爾獎獲得者們大跌眼鏡。稀釋後的水中DNA能夠發出電磁信號並被儀器記錄,這已經是石破天驚的事情,而相關信號還可以在互不接觸的水樣品間隔空傳導,乃至重組出原來的DNA,這要麼是魔法,要麼是偽科學。

 

雖然諾貝爾獎獲得者們對Luc的研究有所保留,但畢竟都是巔峰人物,他們都不失禮貌地表示開放態度。然而,Luc的聲名依然因此受損,此次事件之後他深受同行攻擊,說Luc身為科學家而不自重,擅自推銷「順勢療法」這樣的「偽科學」,即便Luc一再聲明,自己的研究是獨立的,與順勢療法的產品並無瓜葛。畢竟眾怒難犯,Luc終究無法在法國獃下去,只好跑到上海交通大學當教授。他本人始終拒絕「偽科學」的說法,堅持認為相關研究嚴謹可信,還針對這些結果申請了美國專利。

可否有人註意到,迪斯尼動畫「冰雪公主2」中,Elsa從廢船的水滴獲取父母遇難的經過,因為,」水是有記憶的。」

水真的知道答案麼?或許,這不僅僅只是童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