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改地圖、戀童、殺戮,江南布衣在幹甚麼?

江南布衣

江南布衣又出事了。

前幾天,它剛剛因為官網顯示不完整的中國地圖被罰款80萬元

圖片

沒想到,這兩天它的童裝印花再次出現疑似兒童邪典圖案 

有罌粟、鬼臉,還有一段滲人的文字:

「我很害怕,我希望他們停下來,我不想這樣下去,不!!!」

說這句話的孩子四肢扭曲,似乎要被人推下去。

圖片

雖然江南布衣給出的理由是:西方藝術繪畫消費者感受會不一樣,但市場監督管理局迅速做出了下架處理。而這已經不是江南布衣第一次出現疑似邪典圖案了。

圖片
圖片

去年,江南布衣就曾被網友說是「江南怖衣」「江南壽衣」。 

一樣是童裝,一樣是駭人的英語——

「歡迎來到地獄」「我只需要一只腳」「讓我摸摸你!」(譯文)

圖片
圖片
圖片

還配上了可怕的圖案:舉著錘子、長著尾巴和三拇指爪子的惡魔,接受捶打、車裂刑罰的人……

圖片
圖片
圖片

如果說成年人講求個性、小眾的設計,也未嘗不可。但它們被印在了常規款的童裝上。原本,設計感是很多家長選擇江南布衣童裝的理由。

出事後江南布衣下架致歉,也沒能讓家長安心,因為他們發現了更多細思極恐的內容—

圖片

童裝羽絨服上,一個孩子正在拿槍,嘴裡還念叨著種族滅絕的言論: 

「這裡到處都是印第安人。我要用這把槍,把他們炸成碎片。(譯文)」

圖片

女孩的蕾絲裙上,印著「HOW MANY KISSES LET ME GUM」,中文翻譯不通。 

但這個GUM(牙牀、口香糖),很多網友都說更像CUM(精液),也就是「要多少吻,才能讓我射出來」?

圖片

像這樣的內容數不勝數,童裝上隨處可見怪異的圖案—— 

疑似撒旦、病毒、鐮刀,被剪斷的手、眼睛和嘴巴流血的兔子頭……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心理咨詢師「六日」總結,這些圖案帶有太多邪典元素。

圖片

人們一擁而上,將江南布衣童裝疑似存在的問題都發了出來。 

江南布衣童裝的線下活動中,有個藍色的螺旋三角星雲,被指帶有相關的戀童傾向

圖片
圖片

因為在美國及歐洲,這類標志是戀童癖互相辨認的標志。

圖片

江南布衣童裝糢特拍攝圖裡,兩個眼睛是紐扣的男孩。像電影《肌膚》中,眼睛疑似紐扣的妓女。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兩個男孩的手,放在對方靠近襠部的杯子裡;左邊男孩的臀部,還有一只往上在摸的手。

圖片
圖片
圖片

他們的腿,也被處理得很怪異,像是被撕裂架空、人體斷肢分離。男孩還躺在地上、握著長柄蘑菇,並對準眼睛。在網友看來,這些都是戀童的變相證據。

圖片
圖片

江南布衣童裝的官方微博配圖中,也有大量讓人感到不適的孩童圖片。孩子長著嘴,臉上被噴上了很多不明液體。

圖片

既然存在這麼大的問題,這些衣服為甚麼還能售賣?

b站up主「摸魚熱點」所說,江南布衣不是普通的獨立設計品牌。一件衣服上市,要經历特別多的環節——

市場調研、產品線規劃、設計師出圖、設計審核、紙樣制作、出樣審核、大貨生產、質檢、發布、訂貨、上架、銷售……但卻沒有人發現不對勁。

心理咨詢師「六日」表示了擔憂,這些圖案暗含了:

文化的異化;對兒童群體的攻擊,某種癖好的表達;政治立場的暗示。

「人類的語言和品牌聲明會撒謊,但行為和作品不會。」

圖片

她用兒童心理學做證明,孩子經常會在游戲間隙、吃完飯後,長時間看自己衣服上的圖案發獃。

如果研究不明白衣服上圖案的含義,孩子還可能會連續幾天陷入其中研究。

「兒童會比成人,更沉浸式地觀察他們衣物的圖案和細節。此外,他們正處在求知欲特別強烈的時期。」

這也說明了為甚麼這件事,會引起家長們這麼強烈的反感、關註以及討論。即便下架了,還是爭議不斷。

因為他們,是孩子的保護者。

圖片

隱藏在各處的兒童邪典

從2017年開始,持續了這麼久,直到現在才被曝光和引起重視,這說明它的隱藏性很高。

這也正是兒童邪典的細思極恐的特點——隱蔽性極強。

它常以兒童喜歡的卡通動漫 IP 形象出現,隱藏在卡通片、兒童劇、木偶劇中。如果不陪著孩子一起觀看,家長可能真的會誤以為是正常的卡通片。

圖片
圖片

2014年到2017年,YouTube大量出現「艾莎門」影片——

艾莎公主長出了巫婆鼻子,被蜘蛛俠拿著剪刀、鋸子把鼻子弄了下來。

還有綠巨人鋸蜘蛛俠的腿;艾莎的妹妹喝馬桶裡放蜘蛛的水,艾莎懷孕肚子裡流出了一大堆彩球……

很多都是由真人演繹,更容易被小朋友糢仿。

圖片
圖片

這些內容混雜在兒童頻道中,收割了流量,誇張到上線三天總播放量能達到17億

家長稍有不慎,把行動電話或者平板電腦留給孩子獨自看,他們很有可能就隨機播放到這類內容。

這些內容,當時很快就流傳到了國內網路。

2018年初,中國內地也曝光了一批兒童邪典片。

家長隨便點開了一集《小豬佩奇》,發現牙醫拿著比手臂還粗的針管,紮向痛哭的佩奇

圖片

這類色彩鮮豔的視頻中,幾乎隨處可見此類血腥、虐待元素——

艾莎被拔牙,打針;米奇的媽媽被夾在了電梯,血肉糢糊……

圖片
圖片

獵奇的惡心、恐怖內容——

小豬佩奇被爸爸喂大便;被僵屍襲擊的米奇;被吸血鬼咬的米妮懷的孩子也變成了吸血鬼……

圖片
圖片
圖片

甚至還有很多色情意味的內容,給孩子培養不正常的三觀——

艾莎公主因為胸小,被男友拋棄;看見女生洗澡,拿出行動電話就錄像、拍照,還讓別的男人看的路人;公交車上,米奇去摸米妮的屁股……

圖片
圖片
圖片

如果不是有家長站出來呼籲、曝光這類視頻,不知道孩子們還要被荼毒多久。

在網站reddit上,有個臺灣的網友,站出來說了他曾在這些公司裡工作的經历。

在剪輯兒童片的背後,這個公司是想吸引戀童癖,並將兒童從小就開始異化。

圖片

借由童裝這件事,還有很多類兒童邪典的內容也被揪出。

比如,雪糕背後的食用示意圖,也疑似在打擦邊球。

品牌標志、雪糕形狀、廣告創意等,也被認為有性暗示嫌疑。

圖片
圖片

更不用提,我們經常上網看到的那些垃圾廣告彈窗,或者是網頁裡的貼片廣告了。

它們十有八九都是色情和賭博網站,沒有判斷力的兒童很容易就會點進去。

這些類兒童邪典的內容,還會存在於各類聯機的游戲當中,比如之前深受孩子們喜歡的、因為涉黃下架的《迷你世界》。

有家長發現自己的孩子,在用奇怪的姿勢拍隱私部位,還不告訴父母。結果順籐摸瓜,家長發現游戲聯網版裡有很多黃色小說、色情引導等。

在游戲中可以自定義的部分,有人更新起了黃色小說,並留下聯繫方式讓孩子們加好友,來查看後面的內容。

圖片
圖片
圖片

甚至還有不少人,引導孩子加好友就是為了「互看」。

在b站,up主「小書生_謝塵緣」發布了一條實名舉報《迷你世界》涉黃的視頻。

他假裝自己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去加這些人。盡管在對話中,「她」多次強調自己未成年,告訴對方這樣可能會涉嫌違法。

但對方還是引導「她」,要求脫掉衣服、自拍胸部……

圖片
圖片

而這樣打著「游戲」「挑戰」的內容,往往很容易激起孩子們的好奇心。

就像之前蔓延至全球的「藍鯨」游戲,從社交網路開始,引導孩子們參與這個游戲。

玩游戲的50天裡,會參與各種任務,比如每天4:20起牀、看恐怖電影、割傷自己……最後的結尾,就是誘導孩子們自殺。

圖片

「藍鯨」游戲,迅速被拷貝。類似的momo自殺游戲、狗臉賬號,都是打著挑戰的幌子,引導人們參與,最終自殺。

圖片
圖片
圖片

而孩子們喜歡的qq等社交軟體,也在一次次流行的擴列加好友活動背後,隱藏著各種自殺群、約死群。甚至還有各種文愛(文字挑逗)、磕炮(發語音挑逗),邀請哥哥妹妹們參加未成年性愛派對…

圖片
圖片
圖片

這些類兒童邪典以電子毒品的方式,隱藏在深不可測的電子世界裡。

不懷好意的人,正在無孔不入地侵蝕到孩子們的世界中。

像餓狼一般,等待著狩獵時刻的來臨。

圖片

說到這裡,或許還有人覺得,這類內容毒性真的能有那麼強?

別輕易用成人視角去判斷孩子們的自制力,以及他們分辨是非的能力。

因為,有太多起血淋淋的現實事件擺在我們面前——

有一個5歲的小女孩,因為在游戲裡結識了有心之人,將行動電話對準了自己的隱私部位、做出奇怪的姿勢。那些讓她拍照片的人,還提前告知「不要告訴媽媽」。

圖片

而在這種影嚮下,受害者不再只有孩子自己

因為逐漸有小孩子將行動電話對準了正在洗澡、換衣服的媽媽,甚至拍她們的屁股和內衣褲。

誰能想到可愛的孩子們舉著行動電話,對準的卻是你的隱私部位,或許下一秒你的裸體可能就已經傳遍全網……

這活脫脫等於直接在身邊,培養出了一個「N號房」。

圖片

我們對孩子,總有天然的信任。殊不知,有人正在試圖利用這種信任。

就像江南布衣這件事情,因為它印在童裝上,我們天然地就會產生信賴感,不會多做考慮,發現它有問題。

那些兒童邪典,包裹著卡通 IP 的外衣,打上「親子」「幼兒」「教育」的標簽,明目張膽地在兒童頻道播放,避開了家長的監管,實則內容暗黑黃邪。

如果家長不陪著一起看很難發現,更別提它會以漫畫、校門口小賣鋪的收藏卡片、隨處可見的網路短視頻出現……

我們總以為,只要防止孩子成癮就夠了。他們只是愛玩,他們甚麼都不懂,他們永遠不會撒謊……

圖片

實際上,很多危害就在我們身邊潛伏著,而孩子的「求救」信號和異常,非常容易就被我們忽略了。

就像那部中國臺灣版「熔爐」——電影《無聲》裡演的一樣:

上一個受過欺辱的孩子,下一秒就會成為新的加害者、施暴者。

在日複一日的痛苦中,他們因為害怕被拋棄,從而習慣被欺負,並且學會忍受。

等到家長們意識到事情不妙時,往往就太晚了。

圖片
圖源:《無聲》   

所以,我們希望能從源頭保護孩子們。

這也是為甚麼,人們會因為這件事感到憤怒,覺得不能就此罷休。

無論怎樣說,這件事都與藝術鑒賞無關,欣賞藝術該去美術館、博物館,而不是體現在孩子們的衣服上。

當黑暗邪惡之手伸向孩子,要堅決拒絕。但同時,小視想提醒的是,我們要學會辨別。

就像羅翔老師所言:

「法律不可能創造一個沒有危險的社會……

我們必須允許人們進入到這樣一個危險的世界。

當然了,國家當然可以採取一定的措施,但是他不能採取徹底的絕對主義的家長主義。

這種絕對的家長主義甚至可能造成更大的危險。

往往是那種善良的願望,把人們帶入人間地獄。」

圖片

雖然我們不能因為擔心孩子們變壞,就去舉報所有有風險的內容,一棍子打死所有創作者的初心。

但我們該讓他們認識、理解問題,並且教授給他們正確處理的方法。

讓他們在下一次碰到兒童邪典的時候,能夠回想起父母的那句交待:

「不,這個會讓我不舒服。我必須停下來,並且去跟家長溝通了。」

不必因噎廢食,讓孩子徹底進入真空狀態。

最好的方法,是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圖片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