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故事:白骨怪

白骨怪

買壽

唐朝元和初年,長安東市有個叫李和子的惡少,生性殘忍,常虐殺一些貓狗來吃,一日提著鳥籠在街上溜達,忽然有兩個身穿紫衣的人將他攔住,問他是不是李和子。

他皺了皺眉,斜著眼睛看著兩人,說是,問他們有何貴幹。

那兩人言自己是陰間使者,告訴他說有被他所害的貓狗共計四百六十只在陰間將他給告了,故前來拘他。

李和子一聽驚惶不已,丟掉鳥籠對著兩鬼使跪拜,又說要請他們吃喝,要他們通融一下,兩鬼使稍作推辭,也就答應了。

來到一家制作糕點的畢羅店,鬼使捂住鼻子不肯進去,似乎很厭惡的樣子,李和子又往前走,將鬼使帶到一酒肆,一人兩鬼推杯換盞,暢飲甚歡,但周圍的顧客都很詫異,因為他們看不到鬼使,只見李和子一人自言自語,只當他是中邪了。

兩鬼使說,自己受其酒飯之恩,必當回報,且讓他等待好消息,言罷便離開了。

沒一會兒,兩鬼使又回來了,告訴他說都辦妥當了,要他明日交錢四十萬,便可續命三年,李和子非常高興。

兩鬼使走後,李和子喝他們剩下的酒水,發覺陰寒冰涼,非一般酒水的味道。

他回到家後,籌備了四十萬的冥錢,翌日在院中焚燒,隱約中見到有鬼使將錢取走,這才松了口氣,以為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了,但沒想到過了三天他就死了。

原來鬼使所說的三年,乃是陰間三年,而陰間三年,不過是人間三日而已,李和子到頭來空歡喜了一場。

黃金果

唐朝時期,岐川有個牧羊人,一日去山中放羊,發現有只羊失蹤了,直到傍晚那羊才自己回來,樣子有些怪異,叫聲也和往常不同,其他的羊似乎都不敢靠近它。

牧羊人很驚訝,第二天去放羊的時候,那只羊又偷偷的離開了羊群,牧羊人覺得有些奇怪,便在後面悄悄的跟隨著它,七彎八拐的走了很久,來到一座大山前,周遭植物茂密,雜草叢生。

那羊走到一塊爬滿籐蔓的石壁前,一眨眼便不見了,牧羊人近前,才發現那石壁上竟然隱著個山洞,進去之後,洞中漆黑一片,摸索著往前走了五六裡,見前面有光,乃是出口。

走出去後,眼前豁然開朗,芳草萋萋,林木蔥鬱,竟是一片新的天地,花草的樣子不似人間所有,不知這是何處。

那羊正在不遠處吃草,那種草牧羊人從來沒有見過。他驚奇的望著眼前這個仙境一般的世界,忽然發現前面有金光閃燿,芳香四溢,近前一看,見一棵大樹上結滿了黃金色的果子,金色光芒以及誘人的香氣便是從這果子上散發出來的。

他對果子垂涎欲滴,便爬到樹上摘了一個下來,剛想要吃,忽然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就見遠處竄出一個青面獠牙的巨大怪物來,那怪物身高三丈,面目猙獰,伸出爪子便將牧羊人手中的果子搶走了。

牧羊人被嚇得目瞪口獃,回過神來撒腿便逃,跑出了山洞仍是魂不守舍,後怕不已。

回到家後,他一直惦記著那果子,認為那是仙果,吃了或可得道成仙,遂於翌日又進了山洞,尋到那棵果樹,摘下一個果子來,還是像上次一樣,那個怪物又竄出來搶奪果子。

牧羊人慌忙逃跑,情急之下將果子吃了下去,頓覺渾身燥熱難耐,身體暴長,口中長出獠牙,雙目猩紅,相貌漸漸變得猙獰起來,猶如先前見到的那個怪物一般。

此時他的頭已經鑽進了山洞,身子卻卡在了外面,那個山洞,他再也進不去了。

白骨怪

薑楚公一日去游覽禪定寺,傍晚的時候當地官員設宴款待,宴席上有歌舞表演,眾官員一邊推杯換盞一邊欣賞歌舞,歌姬之中有一人,臉如白玉,顏若朝華,唇若塗朱,眉如染黛,姿色美豔絕倫,如此昳麗佳人,薑楚公一時間眼睛都看直了。

他問眾人此歌姬是誰?叫甚麼名字?眾人皆不知,歌姬邊跳舞邊沖他眉目含笑,他也笑盈盈的望著歌姬,看著看著,卻忽覺一陣心悸,渾身莫名其妙冒出了一身冷汗。

這時眾人發覺那歌姬有些不對勁,她無論是與人斟酒還是垂首整理鬢間碎發,皆沒有露出過手來,有官員調侃,這佳人莫不是個六指?

眾人越發的好奇,有人讓她將手露出來,她卻沒有聽從,只是笑嘻嘻的看著眾人,笑的很是古怪,讓眾人心生寒意,有些毛骨悚然。

這時一人忽強行將她拉拽過來,掀開她的衣袖,頓時一怔,而後失聲尖叫起來,而那歌姬隨之倒地不起,眾人掀開她的衣服,亦被嚇的肝膽俱裂,只見那歌姬除了一顆美貌頭顱外,全身上下具是白骨。

虎威

荊州陟屺寺附近有個人善於狩獵,在山中可擒虎豹,他說夜裡去山中打獵,如果遠處有光且搖擺不定,晃來晃去的是鹿,如果光伏於地面忽明忽暗的是兔,低而不動,靜如燈火的,便是老虎了。

他又說,夜裡狩虎,虎向人撲來時由於速度疾猛,人會眼花繚亂看到空中有三只猛虎,這時要刺向中間的那只,那才是虎的真身。

虎撲人時身具虎威,如果被人反殺,則虎威墜地三尺,挖出來後其形如「乙」,佩戴在身上可以辟百邪。

虎剛死的時候,如果雙目不閉,凝視地下,記住它目光凝視的地方,待夜裡月黑之時挖掘,此時會有猛虎來阻攔,不必懼怕,這是虎鬼,不能傷人。

深挖二尺左右,會挖出一個通體晶瑩剔透的物件,此為琥珀,是老虎的目光沉入地下所化,價值連城。

煉丹

天寶年間,廬州人士顧玄績在街上遇到一個道士,兩人相談甚歡,引為知己。一天,道人對顧玄績說自己要煉制九轉金丹,需要一人守丹爐,一夜不能說話,見他穩重有膽氣,便想請他幫忙,事成之後,贈與金丹,一起得道飛升。

顧玄績答應了下來,道人便將他帶到山中險峰上一幽靜的煉丹之地,說夜裡五更會有人來,讓他切記不能言語,不然前功盡棄,他點頭應下。

一晃到了深夜,五更時分,果然有許多人騎馬前來,身穿甲胄,呵斥他要他回避,他不動亦不言語,這時有身著錦衣的貴人上前斥責他為何不回避,他仍無動於衷,錦衣人便命左右侍衞將他斬殺。

他恍然如夢,投胎到了一個大戶人家,長大之後,他謹記道人的話,不言不語,像個啞巴一樣,父母給他娶妻,幾年之後他有了三個孩子,一天,妻子忽然哭著說你既然不說話,那我還要這些孩子做甚麼?言罷便拿起刀子想要刺死孩子,他驚慌之下,失聲便喊了出來,豁然夢醒,聽到爐鼎破碎的聲音,睜眼一看,見道人煉制的金丹已經破鼎而出,盡數飛走了。

譯·《酉陽雜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