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技天下——《酉陽雜俎·藝絕卷》

古畫

文:蟲離先生

本卷四則,記載當時的巧匠絕藝。

一.制筆

南朝有姥,善作筆,蕭子雲常書用。筆心用胎發。開元中,筆匠名鐵頭,能瑩管如玉,莫傳其法。

南朝有位老嫗擅長制筆,筆心選用胎兒頭髮,蕭子雲是此嫗的忠實主顧。

開元年間,有個叫鐵頭的筆匠,能以特殊工藝,使筆管瑩潤如玉,但這門手藝未能延傳。

  • 蕭子雲:南朝齊/梁史學家、文學家、書法家,齊高帝蕭道成之孫,在梁官至侍中,書法尤工草書、行書、小篆,所創小篆飛白「輕濃得中,如蟬翼掩素,游霧崩雲」,極得後世書壇推許。侯景之亂,東奔晉陵,餓死於顯靈寺僧房。今存章草書《出師頌》一卷,或以為是蕭子雲手筆。

《出師頌》(局部)·2003年故宮博物院以2200萬拍得

 

  • 筆心:東漢至魏晉以降,毛筆制作流行「披柱法」,毛筆的筆頭,由外而內大致分為筆披、筆柱、筆心三部分,分別使用不同材質。毛筆筆頭是尖形,越近中心,筆毛越長,筆心位於正中央,是毛筆的「筆鋒」,最長、使用最多、最易磨損,原則上也應當質地最好。本則說筆心用胎發,並不是指整個筆頭全用胎發,與今天常見的「胎發筆」不同。

二.造像

成都寶相寺偏院小殿中有菩提像,其塵不集如新塑者。相傳此像初造時,匠人依明堂先具五藏,次四肢百節。將百餘年,纖塵不凝焉。

成都寶相寺偏院的小殿中有尊菩薩像,塵土不沾,永如新塑。相傳當時塑這尊菩薩像時,匠人先依照《明堂圖》構建塑像的五髒,再造四肢、骨骼關節。於是百餘年來,纖塵不染。

  • 明堂:明堂圖,人體經脈穴道分布圖,常用於指導針灸。早期明堂圖多為書籍,偶見插畫,唐太宗時,名醫甄權(一說為李襲玉)奉詔修成《明堂人形圖》,應是最早的規範圖譜,後孫思邈在其基礎上加工成彩繪,並加入了經脈線。

三.畫水

李叔詹常識一範陽山人,停於私第,時語休咎必中,兼善推步禁咒。止半年,忽謂李曰:”某有一藝,將去,欲以為別,所謂水畫也。”乃請後廳上掘地為池,方丈,深尺餘,泥以麻灰,日汲水滿之。候水不耗,具丹青墨硯,先援筆叩齒良久,乃縱筆毫水上。就視,但見水色渾渾耳。經二日,搨以稚絹四幅,食頃,舉出觀之,古松、怪石、人物、屋木無不備也。李驚異,苦詰之,惟言善能禁彩色,不令沉散而已。

範陽一位隱士曾在李叔詹府上作客,這隱士精通天文历算、符咒占卜,每每預言福禍,語之必中。在李家住了半年,忽然對李叔詹道:「叨擾日久,今將告辭,承蒙款待,願作「水畫」一幅獻君。」

李叔詹教人備紙墨筆硯,隱士一概不用,卻在後廳掘了個池子,長寬各一丈,深尺餘,內塗以麻絮、泥灰,灌滿清水,這才取了顏料、筆墨,先執筆思忖良久,乃蘸墨縱筆,揮毫於水面,但見顏色入水,並不如何化散,整個水面一片斑斕,倒也看不出甚麼形狀。

兩日後,隱士取四幅細絹平鋪在水面上,一頓飯的功夫,揭起一看,四幅絹面,江山閣臺、怪石古松,拼起來,宛然一副巨型山水人物畫。

李叔詹又驚又奇,問他怎麼辦到的,隱士笑道:「也沒甚麼奇處,只是我能禁錮水中色彩,不令其擴散融化而已。」

  • 推步:推算天象历法。
  • 禁咒:泛指以真氣、符咒之類治病驅邪降妖伏魔的法術。
  • 麻灰:疑指麻刀灰之類灰漿配置工藝。將麻絮(麻刀)與灰泥(泥漿、石灰)混合,用來塗抹牆壁、爐灶,起到強化、防滲作用。
  • 稚絹:細絹。

這種「水拓畫」至今仍然可見,據說是用到了一些特殊的顏料,方能入水不散,大約與一千年前李府上揮毫作畫的那位隱士殊途同歸:

四.藏鉤

舊記藏彄令人生離,或言古語有徵也。舉人高映,善意彄。成式嘗於荊州藏鉤,每曹五十餘人,十中其九。同曹鉤亦知其處,當時疑有他術。訪知映言,但意舉止辭色,若察囚視盜也。山人石旻,尤妙打彄,與張又新兄弟善。暇夜會客,因試其意彄,註之必中。張遂置鉤於巾中,旻曰:”盡張空拳。”有頃,言鉤在張君襆頭左翅中。其妙如此。旻後居揚州,成式因識之,曾祈其術,石謂成式曰:”可先畫人首數十,遣胡越異貌,辨則相授。”疑其見欺,竟不及畫。

老話說「藏鉤猜枚,使人別離」,這話不是沒有道理,古書上確實也有例可證。

有個叫高映的舉人,猜鉤特別有一套。在下在荊州時,跟這貨對局,每組多達五十餘人的情況下,這貨居然猜十次能中九次,而且不但能猜到對方的「鉤」藏在哪裡,連自己組的「鉤」藏在誰身上也猜得出。我當時以為這貨懂甚麼法術,後來問他,他說其實竅門就在於察言觀色,跟官吏審賊道理是一樣的。

隱士石旻,最擅此戲。石旻與張又新幾兄弟交好,閑夜會客,大家玩起藏鉤,讓石旻猜,每猜必中。張又新把「鉤」藏在襆頭巾子裡,石旻道:「空手還攥著幹啥,張開吧。」瞧了張又新等藏鉤者一會兒,說鉤在張又新的襆頭左帶裡,果然如是。

後來石旻移居揚州,在下得以結識此子,曾打算跟他學猜鉤的法門,石旻跟在下說:「你先畫幾十張人臉畫像,甚麼時候能把胡人和越人的相貌畫的一眼可以區別出來,我再教你。」在下覺得這貨是胡扯揶揄我來著,因此終究也沒畫。

  • 藏彄[kōu]:即「藏鉤」,一種猜物游戲,「鉤」並非指「鉤子」,而是指女子的首飾,玩家分成兩組,一組藏物,一組猜。漢魏之後,藏鉤游戲普及天下,從宮廷宴飲流行到民間守歲,不分貴庶,世人皆喜。玩家分成兩組,一組藏,一組猜。藏組將物件藏在某組員手裡,由對手來猜是哪個人,哪只手。 據說此戲源自漢武帝的「鉤弋夫人」: 漢武帝巡狩河間,望氣者稟奏說此地有奇女子,武帝便派人大肆尋找,還真的找到個古怪少女,生來雙手緊攥成拳,無法伸展。武帝使左右婢女輕試,看能否掰開,婢女們左戳右摳毫無辦法。武帝起身上前,握著少女的雙手輕輕一拉,雙拳倏開,剎時冷光燿眼,只見少女兩只手掌心各藏著一枚小小的玉鉤。 武帝封其為「拳夫人」,因為手中藏鉤之事,也稱鉤弋夫人,相當得寵,又晉婕妤。太始三年,懷胎十四個月的鉤弋夫人生下劉弗陵。 不久後,漢武帝逼死受「巫蠱之禍」冤屈的皇後衞子夫和太子劉據,儲君之位空虛。幾個年長的皇子各個不成氣候,武帝動了立幼子劉弗陵為太子的念頭。 劉弗陵當時還不滿十歲,武帝晚年疑心病極重,想起當年呂後臨朝稱制,以及他自己親身經历過的竇太後掣肘,於是定下「立子殺母」制度,要立太子,先殺其母,賜死鉤弋夫人。 一年後,漢武帝病逝,八歲的劉弗陵即位,是為大漢昭帝。
  • 令人生離:典出南朝宋劉義慶《異苑·卷四》:「晉海西公時,有貴人會因藏彄,倏有一手間在眾臂之中,修骨巨指,毛色粗黑,舉坐鹹驚。尋為桓大司馬所誅。舊傳藏彄令人生離,斯驗深矣。」
  • 善意彄:藏鉤有藏和猜兩方,「意彄」指猜測鉤的藏處。
  • 石旻:以卜知未來著稱的術士,事見《酉陽雜俎·怪術卷》-術士江湖 第十則《兔肉面》。
  • 打彄:藏鉤的別稱。
  • 張又新:段成式好基友張希複的哥哥,唐穆宗/敬宗/文宗朝姦相李逢吉一黨,其黨羽八人號稱「八關十六子」,朝臣凡有請求,需先賄賂把人,再問李逢吉。官历左右補闕、常州、汀州刺史、山南東道節度副使、尚書郎,甘露之變,其黨李訓事敗慘死,張又新亦遭貶死。
  • 襞[bì]:衣服上的褶子。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