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天師江東斬蛇

許天師

文:蟲離先生

道家神仙系統龐大,神仙之眾,簡直不可勝計。但劃分起來,無非「虛構神仙」和「確有其人」兩類。前者比如元始天尊,後者比如張果老、許旌陽。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許旌陽這一脈的神仙。

許旌陽原名叫許遜,因在旌陽縣做過縣令,故名。他這一脈師承,可以上溯到戰國末期。

當時燕趙之地,出了個神祕老人,不知其姓名,世人但稱其「河上丈人」。此翁極精黃老之學,一部為《道德經》作註的《河上公章句》流傳至今。

上古諸神戰爭年代,共工氏敗於顓頊,怒觸不周之山,四極廢,九州裂,天地傾斜,世界有傾覆之虞,危急關頭,大神女媧砍斷了背負神山的巨龜四足,置之四極撐天立地,又煉石補天,才保住世界不至於毀滅。

巨龜背負的神山失了依憑,在海上亂漂,女媧移之於琅琊之濱。多年後,河上丈人登神山而悟道,成為一代仙祖。

人間歲月長,時光遷延,秦始皇削平六國,混一天下,思慕長生不死之術,聽聞齊地多方士,使人求之。各種消息雪片般傳回,有一則消息引起始皇註意,在東海邊上發現一個賣藥人,據當地人說,此人賣藥超過百年,容顏一直不變。秦始皇大為激動,親自東巡,與之傾談三日夜,賣藥人並沒有授以長生之術,而是要皇上幾年後去蓬萊山再相見。蓬萊是東海三仙山之一,沒人知道其確切位置。秦皇遣徐福出海尋找,哪知徐福一去不還。

秦始皇不甘心,此後屢屢東巡,覬覦仙蹤,終究不能得償所願,死在最後一次東巡路上。

這個賣藥人,就是河上丈人的弟子安期生,世稱「千歲先生」,道家奉為「北極真人」。

安期生以長生不死著稱,《史記·封禪書》說,漢武帝時,有個方士在東海見過安期生,正在吃一枚像瓜一樣大的棗子。這種巨棗曾經在黃河以南偶現於世,得棗之人煮了三天才煮熟,香聞十裡,能起沉疴、療絕癥,令死者回生。漢武帝同樣派人去找,然而結果如秦始皇一樣,一無所獲。

安期生游戲人間,遇見縣吏捉賊,賊人兇惡,縣吏狠鬥而死,安期生投以丹藥救活,那縣吏死而複生,絕了塵緣,拜安為師。這個縣吏叫馬明生,得到師父的煉丹真傳,煉成仙藥,他只服半顆,遂成地仙。輾轉九州五百餘年,煉成終極大丹,升為上清真仙而去。

馬明生再收徒弟,名氣就大得多了。他的弟子之一,是東漢光武帝皇後陰麗華之戚,叫陰長生。陰長生雖在富貴之門,卻自幼好道,委棄財富,入山尋到馬明生,為求道法,甘心為僕為役,馬明生卻甚麼都不肯教。侍奉了二十多年,馬明生門下求學的弟子們一個個熬不住陸續離開,最終只剩陰長生一人,馬才以煉丹術相授。陰長生學師父的樣子,煉成金丹,只服半枚,得地仙位業,周游天下,在重慶豐都與另一位大神王方平結伴修行,世人合稱「陰王」。後來,重慶豐都縣被當做「鬼城」,就是因為有人把陰王二字,當成了「陰間之王」來解。這笑話鬧了千百年,到今天居然成了當地賴以吸金的旅游文化。

有一天,陰長生在山裡遇見個年輕人,自稱叫鮑靚,苦求學道,陰長生便傳了丹道學,和屍解之術。這個鮑靚生具異能,五歲那年對父母說:「我本曲陽李家之子,九歲墜井而死。」鮑家父母驚疑不定,聽這孩子說得煞有介事,不禁半信半疑,偶然尋訪到李氏,問起來,李家說確實曾有個兒子,九歲時跌到井下摔死了。後來鮑靚道術大成,收了個徒弟叫吳猛,又把女兒嫁給了個叫葛洪的小子,這兩人均成一代宗師。鮑靚死後葬在丹陽石子崗,有人知道這老人生前顯過許多奇跡,琢磨著陪葬品裡一定有寶貝祕籍甚麼的,於是盜進墓穴,開棺一看,棺材裡根本沒有骸骨,只有一把大刀。

有個典故叫「恣蚊飽血」,是「二十四孝」之一,主角就是鮑靚的徒弟吳猛。這孩子心眼實誠,每天晚上要在父母臥室裡待一會,任蚊子叮咬,蚊子吸飽了血,便不會去咬父母了。四十歲那年,吳猛遇到鮑靚,得授祕術。學成後返鄉,行次大江,水流湍急,吳猛不假舟楫,踏羽扇渡江,觀者以為神。他回到故鄉武寧縣(江西九江)不久,縣令幹慶暴死,停屍未殯。吳猛搖搖擺擺找上門去,道:「別忙著入土,別忙,縣令尚未到死的年齡,一定是陰曹那幫糊塗鬼搞錯了,我去把他追回來!」幹家上下聽他胡言亂語,紛紛呵斥,正要動手驅逐,吳猛忽然兩眼一翻,死在了幹慶屍體旁邊。幹家人大驚,外人不明不白死在自己家裡,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家人大嘆倒霉,愁眉苦臉的商量對策,要不要報官,要怎麼解釋?第二天,幹慶的屍體突然動了起來,原來,時值盛夏,屍體已經微有腐敗跡象,吳猛找回了幹慶的亡魂,那魂魄卻嫌屍體發臭,死活不想回去,被吳猛硬按回了肉身,蘇醒過來,眾人方知吳猛之術。這次還魂事件,大大震動了幹慶的弟弟、時任佐著作郎的幹寶,他窮盡心血,採摭世間類似靈異事件輯錄成書,於是有了今天我們看到的中國志怪小說淵藪——《搜神記》。

《太平廣記》說,吳猛晚年乘白鹿沖虛而去,永遠在凡人的世界消失了,走得瀟灑之極。历來凡人登仙者,有像他師父鮑靚一樣,在棺材裡留件東西屍解而去的,有白日飛升的,但吳猛騎著白鹿,在奔跑之際憑空消失在空氣裡,絕無僅有,這或許就是玄而又玄的「破碎虛空」。

西晉永嘉末年,江東蛇患。一條十餘丈長的巨蟒盤踞官道,行旅遇之無一幸免,吞噬數百人,道路為之廢。那巨蟒鱗甲堅硬,能淩空吸人,官兵也奈何它不得。吳猛當仁不讓,帶著門下弟子去斬殺怪獸,積修外功,為蒼生造福。吳門興旺,徒弟眾多,一行人浩浩蕩蕩,不一日來到高安(江西宜春高安市)。隊伍在此地修整過夜,吳猛使人購置木炭百斤,眾徒莫測其意。是夜,忽有百餘妖冶女子闖入驛館,吳猛這群弟子一個個把持不住,同女子們纏綿整宿。次日一早,吳猛挨個踹開房門,眾弟子不及洗浴慌忙起身,昨夜的女子們早已不知去向。吳猛皺緊了眉頭來回審視,只見人人沾了一身的炭灰,唯獨一個叫許遜的身上幹幹淨淨。原來那些女子皆是木炭所化,吳猛以此試探弟子們道心,大失所望,當下斥退徒眾,只帶許遜一人渡江屠蟒。至其地,果然見到巨蟒占道,頭昂起數丈之高,此蟒年久有靈,力大甲厚,尋常法術無效。吳猛年老,身法力氣較盛年時大有不如,眼看不敵,許遜忽然沖到蟒身後,踏著尾巴竄上蟒頭,巨蟒發了性的想要抖他下來,許遜如同生了根一般,牢牢釘在蟒身七寸處,施展神通,手起劍落,那巨蟒的頭已被斬了下來。

自此許遜名聲大噪,獨得吳猛青睞,終成一代宗師,開創「淨明道」,與天師道張道陵、全陽子薩守堅、左慈弟子葛玄並稱「四大天師」。

原文

晉許旌陽,吳猛弟子也。當時江東多蛇禍,猛將除之,選徒百餘人。至高安,令具炭百斤,乃度尺而斷之,置諸壇上。一夕,悉化為玉女,惑其徒。至曉,吳猛悉命弟子,無不涅其衣者,唯許君獨無,乃與許至遼江。及遇巨蛇,吳年衰,力不能制,許遂禹步敕劍登其首,斬之。

來源:酉陽雜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