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獻忠屠川:野史中的神鬼志怪

張獻忠
最近在看一些關於明末清初農民起義軍領袖張獻忠屠川的野史資料,頗有玩味深思之處。其時兵戈烽火,其地骨山血壕,當中不乏神鬼志怪傳說和故事,且不同於以往網絡和民間流傳的傳奇和掌故,少為人知。茲擷取幾則,以饗各位。

(一)城隍點屍

甲申年,四川峨眉縣有一個姓張的男子。這一年,他和其他人一樣,在張獻忠的軍隊攻打峨眉縣時被活捉。

這天,張獻忠的手下將這群被活捉的人,帶往峨眉縣城南門之外,準備全部殺掉。一時間,城外屍山血海,舉目皆是無辜被屠戮的百姓。幸運的是,張姓男子沒有被落下的屠刀徹底斬斷脖子,只是開了一個大口,還可以呼吸。於是他假裝已死,趴在成堆的屍體中一動不動,盤算怎麼逃跑。

入夜後,被帶到南門外的百姓全部被殺光,張獻忠的手下也離開了這個地方。這時,張姓男子突然聽到屍體堆外有動靜,抬頭一望,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打扮得富貴顯赫的人,形似王公貴族,帶著一群官吏,呵斥開道。

到了屍體堆前,這個領頭的人就命令官吏開始點名。於是,官吏就對著一個名冊,向屍體堆點名。官吏每點一個人的名字,屍體堆中就會站起來一具屍體,把自己的頭提在手上,跟在官吏後面。不知過了多久,名字終於點完了,卻沒有點到這個張姓男子。

張姓男子很驚訝沒有自己的名字,就爬起身來,問向官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官吏回答他:「我們是府都城隍大人帶來接引死人的。」張姓男子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死期未到,還有陽壽,於是他就跟在府都城隍一行後面,沿著城外堰渠潛行了數十里,等東方雞鳴後,方才逃離。

這個張姓男子,直到康熙六十年辛丑,仍然活在世上,十分長壽,而且在他的頸上仍可以看到清晰的刀痕,人們都叫他「張斫頸」,意思是「張砍腦殼」。另外,他兒孫繞膝,更有在州縣考取生員的後代。

張姓男子常常向人講述這段往事,感嘆道:「張獻忠曾經說:『縱然四方有路,被殺的卻一個都跑不了』,真的是這樣嗎?」

賊殺人時,有峨眉張姓者,為賊殺於南關外,頸裂而喉未殊伏積屍中,夜定後,見有呵道來者,威儀赫奕,儼如王公。既至,令吏持冊按名點屍,每一呼,死者提頭起立點畢去。張訝其無名,起詢從者。云:府都城隍也。張隨蘇,沿堰渠伏行數十里。天明逸去。至康熙六十年尚存,頸上刀痕宛然,人呼為張斫頸。子孫甚眾,亦有登庠者,每向人言獻忠時事。
——《蜀碧》
賊殺峨眉張姓者於關外,頸裂而喉未殊,伏積屍中,夜定,有呵道:來者威儀,赫奕如王。公既至,吏持冊點名。死者皆提頭起應,張強起,訝其無名,詢從者,曰:府都城隍也。俄而去。張伏行數十里而逸。康熙六十年猶存頸上刀痕宛然,人呼張斫頸。繁子孫有游庠者,獻嘗言四方有路,在劫難逃,其然歟?
——《蜀龜鑑》


(二)神像助逃

四川隆昌縣八石糧有一座張家廟,是當地張姓望族的祠堂。

明朝崇禎十六年,老家在四川榮昌縣的刑部尚書喻茂堅,將他的孫女嫁給了隆昌縣八石糧張家的年輕人張珩玖。嫁過去的第二年,某一天清晨,這個張夫人起床洗臉時,發現自己的一對金耳環不見了,又氣又急,狠狠地責罵了自己的婢女一頓,讓她去找這對金耳環。

婢女在家中找前找後,怎麼也找不到主人遺失的金耳環,心生畏懼,生怕主人打罵。害怕的婢女就逃出家門,躲在了廟中的神像座下。

這一躲就是一天,終於太陽西沉,天色漸暗,廟裡也點上了油燈蠟燭。這時,有探子帶消息回到了隆昌縣,稱張獻忠已經打到了夔州,在六月就會帶人殺到隆昌,行殺戮之事,凡是活的東西,一個都不留。廟裡的幾尊神像聽到這個消息,都在流淚嘆息:好好的一個隆昌,就快變成生靈塗炭的地獄!

其間一尊神像突然開口:「神座下怎麼會有活人的氣息?」另一尊回答:「是張家宅子裡的婢女躲在下面。」於是,他們將這個可憐兮兮的婢女叫了出來,告訴她:「你快點回去,告訴你的主人一家,如果不想被張獻忠帶人殺掉,就逃去遵義,在那裡可保你們平安。」

婢女不解:「張獻忠這伙逆賊不去遵義嗎?」

神像對答:「那裡有高崖神鎮守,可以保遵義平安。記住,這個事情千萬不能告訴他人。」

婢女又問:「那您可知道我主人的金耳環在哪裡嗎?」

神像又答:「是張家的大花鵝吞進肚了。」

婢女急忙回家,將這件事告知了主人,他們將鵝的腹部剖開,果然發現了那對遺失的金耳環。隨即,他們開始收拾家當細軟,向遵義逃去。後來張獻忠的大軍果真沒有打到遵義,他們也免於張獻忠的屠刀。

隆昌八石糧有張家廟,明崇禎十六年,榮昌喻尚書孫女歸張珩玖,逾年晨起淨面,失雙耳金環,嚴責其婢,不獲。婢走匿廟神座下,日既夕,燈燭交輝,諜報獻忠已破夔州,六月屠隆昌,不遺雞犬。諸神慘淚太息,一神曰:座有生人氣。一神曰:張宅婢也。喝之出,戒曰:亟歸告爾主,逃入遵義可免。婢曰:賊不至遵義乎?神曰:有高崖神把關,必無害。且戒勿泄。婢曰:我主人金環安在?神曰:花鵝吞之矣。婢歸以告,剖鵝腹,果然,即束裝走遵義,獲免。
——《蜀龜鑑》

稍稍為第二個故事寫一點註解:

①歷史上的遵義歸四川管轄。清朝時期,政府將遵義府劃給貴州,遂形成今日局面。關於這一史實,至今川黔交界仍有「四川人生的憨,拿遵義換龍安」的順口溜。

②故事中神像提到的「高崖神」可考,至今遵義仍有高崖山祖廟,唐貞觀年間,為紀念李冰父子所修,祀其為川主,是西南民間常見的川主廟形式之一。在真實的歷史中,張獻忠也的確沒有屠戮遵義,有資料記載如下:

崇禎壬午、癸未間,獻賊欲屠遵義,神顯靈退賊,郡獲以全,事載王國忠《記》甚詳。按:國忠《記》今漫漶不可識。此據《心齋隨筆》,言復不詳。聞耆老言,張獻忠遣李鷂子來屠遵義,道經高岩側,見陰雲蔽空,蜀守持三尖刀捐賊日;若傷吾一百姓,爾身俱斷。賊膽落,遂反走。此雖未定本國忠所記,要必有此事,非臆造之說。知人心悚敬,盡肅向此山,而蜀守為民捍禦之精神,亦即煮蒿悽愴於其上也,宜其異也。
——《遵義府志》

需要說明的是,或許並無神靈保佑,但歷史上確實有一名地方官員守住了遵義,這個官員名叫王祥,是四川綦江縣人(今屬重慶)。據《蜀龜鑑》記載,王祥在遵義守了八年,這期間張獻忠大軍不敢進入遵義,因此川東南的數十萬民眾都仰仗王祥活了下來。當王祥去世的時候,民眾無不嘆息,後來清乾隆皇帝更是賜了諡號。

其實,最有意思的是,在這個故事中,張家女主人的籍貫在榮昌(其祖父刑部尚書喻茂堅為榮昌縣人),她受廟中神像啟示逃去了遵義,因受王祥保護而免於屠刀,而王祥作為明朝臣子,在南明永曆政權建立後,還得到了南明皇帝的敕封,封號恰恰就是榮昌伯。或許,神像所提的高崖神,就是王祥:

榮昌伯王祥:自虜寇不靖,重、夔之交,天險蕩然,豈誠連雲飛棧不足恃哉?蓋亦忠義雄武之臣,遠引辭難,無或投袂發憤者耳。卿生本蜀材,志切國恥,慷慨任事,曉暢兵機。用能奠定岩疆,驅除醜虜,遵、重光復,皆卿之功。朕用眷嘉,特允督輔臣何騰蛟奏,兼采廷議,封卿榮昌世伯,以敕代券,子孫世世承襲,卿其祗承。
——龍尚學.南明永曆七件敕諭的史料價值[J].貴州文史叢刊,2015,4:48-54

而關於逃到遵義的隆昌八石糧的張家族人,則在貴州開枝散葉,至今仍有跡可循,奇哉妙哉:

網絡尋親的隆昌八石糧的張家族人;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5025801000?red_tag=3004038962

(三)狗皮道士

明末,成都有一個道士,不知姓甚名誰。這個道士常常披著一件狗皮學狗叫,並且在城中乞討,人們因此叫他狗皮道士。

狗皮道士在乞討時所模仿的狗叫,稱得上是以假亂真,讓家養的狗都以為是真狗,衝出家門對其狂吠不止。道士就和狗對叫不休,惹得民眾也以為是真狗。過了一會兒,一群狗將他圍住,對他吠叫。道士一看,十分惱怒,就發出了虎嘯聲,眾狗便悉數退散。

道士一個人住在破廟裡,到了深夜,就開始模仿一隻狗叫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又模仿一群狗叫的聲音。旁人聽起來就像真的有幾十上百隻狗在叫。過了許久,就好像整個國家的狗都在吠叫,叫聲傳遍了四境。

有一年秋天,張獻忠率軍打進了成都。他騎馬走在城中大道上,好不快活。突然,狗皮道士衝到他的馬前,大聲學狗叫。張獻忠一看:這還了得,敢在老子面前學狗叫,莫不是看我不起?於是命令手下人去捉拿他。他沒想到手下人所騎的馬,無論怎麼鞭打,都不向前行進,卻只見道士慢悠悠地走在前面,不慌不忙。

這下張獻忠氣急敗壞,又是拿斧砍,又是拿箭射,沒想到都沒有打中,反倒打在了自己所騎的馬的腦袋上,馬當場斃命。張獻忠覺得事情不簡單,就作罷了。

第二年元旦,張獻忠在成都的蜀王藩府接受百官朝賀。志得意滿之際,他猛然發現這個道士披著一張狗皮,拿著官員上朝的笏板,直愣愣地站在兩班官員之中。

張獻忠怒火中燒,心想那天在城內的事還沒完,現在朝堂之上還敢亂來?他命令殿上衛士將道士捉住。不想道士卻又開始學狗叫,聲沸廟堂,彷彿有成百上千的狗。

這時,整個成都的狗都聽到了蜀王藩府中的狗叫聲,就跟著這叫聲一起吠叫。頓時城中內外狗叫滔天。張獻忠急呼衛士,衛士卻因狗叫聲太大而不能聽清。張獻忠感到害怕,於是趕忙退出朝堂躲避。

奇怪的是,他剛一退出大殿,狗叫聲就停了,道士也不見了蹤影,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春正月丙申,朔,有道士為狗皮以侮賊。道士不知其姓名,嘗衣狗皮,學狗吠,丐食城中,人因以為號。去年秋,獻忠入成都,遮馬吠。賊怒,以斧斫之。不入,反中己馬首。遂避去。今年元日,登殿受朝賀,忽見道士狗皮執笏立班內,令衛士縛之。道士吠,城中犬皆吠,聲殷天,對面不聞人語。賊乃退。道士亦不見。
——《蜀破鏡》
狗皮道士者,不知何許人,亦未詳其姓氏。明末,嘗冠道冠,躡赤舄,披狗皮,乞食成都市。每至人家乞食,輒作犬吠聲,酷相類。家犬聞之,以為真犬也,突出吠之。道士輒與對吠不休。鄰犬聞之,亦以為真犬也,輒群集繞吠之。道士怒,忽作虎嘯聲,群犬皆辟易。每獨居破廟,至深夜,輒作一犬吠形聲,少頃,作眾犬吠聲,儼然百十犬相吠也。久之,通國之犬皆吠,而達乎四境矣。
歲余,獻賊入寇,道士突至賊馬前數十步,大作犬吠聲。獻賊怒,令群賊策馬逐殺之。道士故徐徐行,賊數策馬,馬不前。獻賊益怒,令飛矢射之,如雨,皆不中。獻賊益大怒,以為妖,親策馬射之,中其首不入,矢還中賊馬,馬斃。獻賊大駭,乃已。
他日獻賊僭尊號,元旦朝賊百官,忽見道士披狗皮,列班行,執笏作犬吠聲。獻賊大怒,令群賊縛之。道士乃大作犬吠聲,盈庭如數千百犬爭吠狀,聲徹四外。合城之犬,聞聲從而和吠之,聲震天地。獻賊大聲呼,眾皆不聞,為犬聲亂也。獻賊大驚而退。既退,犬聲息,道士亦不知何往。
——《留溪外傳》


(四)宮中鬼魅

張獻忠在四川殺人如麻,巴蜀大地生靈塗炭,他在成都登基稱帝之後,也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反倒變本加厲。比如,大慈寺的和尚為了逃過屠殺,都躲在寺中的一間房裡,張獻忠發現後便命令手下將其全部殺掉,同時又遷怒於成都內外的寺廟,讓其無論大小都遭了殃;另外一邊,他借開科取士之名,召集蜀中生員,卻集中於成都西郊青羊宮,全部殺掉。如此之事不一而足。

張獻忠殺人眾多,惡貫滿盈,經常在白晝碰見怪事。一天,他在蜀王藩府裡獨坐,面前儘是好酒好菜。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他抬頭一望殿頂,突然看見空中伸出無數隻人手,要搶奪他的美酒佳餚,張獻忠大驚,揉了揉眼,卻又發現這些手消失了。

隔天,他在殿上歇息,聽到殿旁的廂房中傳來了琵琶、簫和管笛所吹奏出的樂聲,擾人清夢,頓覺怒火攻心,當即就要拔刀,殺之而後快。他推開廂房的門,卻只見十幾個無頭女子各自吹彈樂器,樂聲陰魅,繞梁入魂。此情此景,直接讓張獻忠被嚇昏過去,過了許久才醒來。

怪事遠遠不止這些。

每天黃昏時分,張獻忠在宮內都會聽到有人竊竊私語,有時伴有號哭聲和叫喊聲,但是尋聲找去,總是空無一人。這些事加重了他的疑慮和畏懼。

這天夜裡,他帶人出宮夜巡。兵馬齊備,剛踏上城中大道,一行人就遇見了一群面目可怖,身長有一丈多的鬼,這些鬼身著戎裝,攜帶紅色的弓,不斷向他的人馬射來白羽箭。一行人落荒而逃。

經過這件事,張獻忠再也不敢夜行,生怕丟掉性命。他覺得這段日子碰到的這些事情太過詭異,很有可能是不祥之兆,於是就遷到了成都東門外的中園居住。這個中園是五代十國孟蜀時期的園子,環境優美。張獻忠希望這個古樹參天,梨花萬朵的美地能夠驅除噩兆。

但是,這並沒有帶給他庇佑。三年之後,張獻忠就離開了成都,並且再也沒有回到這個他登基稱帝、遇見過如此之多怪事的地方。他率軍北上,與清軍在西充作戰,最終死在了清軍肅親王手下。

相傳,有百姓將張獻忠的屍體剖開,發現他的心毫無血色,黑如墨碳;也有人說,張獻忠的心是扁平的,沒有生氣,而且他沒有肝。在掩埋他屍體的地方,雜草叢生,荊棘遍布,如果不小心被刺到,就會生出膿腫而長久不愈。

張獻忠的墳台築起之後,常有一隻黑虎在此看守。黑虎喜食人,百姓都避之不及。

一日獨坐蜀王宮,方食,空中下無數手奪饅頭。又一日,聞兩廂又琵琶簫管之音,獻忠怒拔刀起往殺之,又見無頭女子十餘人共弄樂器。獻忠大駭而仆地。又黃昏後聞人偶語,往視,皆空室也。賊兵夜出巡更,鬼群擊之,賊兵不敢輕出,遂移出東門外中園。
——《荒書》
是時民已屠盡,逆惡貫亦盈,怨鬼俱出而揶揄之矣。一日,逆聞後廊下有奏樂聲甚嘹亮,逆拔刀將殺之,見無頭女子數十人共案樂器,逆驚仆,久之方蘇。又一日,逆獨坐飲食,空中忽下數千百手奪之。又城中每日入,即聞言語及號哭聲,就視之,則無所見也。
——《蜀難敘略》
又一日據食方丈,空際忽出無數手及案,爭攖取餚俎。又一日,聞兩廂鼓樂音。賊起捉刀往覘,見有無頭伎女十餘人,各撫琵琶蕭管,賊大駭而仆。賊又嘗率其徒,夜出巡。及大逵,有群鬼各長丈余,皆朱弓彀大白羽箭前馬環射。獻於是不敢夜行,且惡其不祥也。乃移居城東門外孟蜀時中園。
——《蜀破鏡》
(順治)二年,歲在乙酉。元旦,獻忠受朝殿上,聞哭聲,回顧皆無頭鬼。獻忠由此懼,不敢登殿,多宿城樓。
——《灩澦囊》
獻賊宮中鬼晝見。夜聞蕭牆內外喊聲,察之寂然。
——《蜀警錄》
有雲百姓剖獻屍,見其心黑如墨;或傳其心扁而無肝。獻埋屍處,叢草如棘。誤觸之,輒成大癰。又常有黑虎守墳,嗜人。人皆遠之。
——《蜀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