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折曡仙》,便攜式仙人授道,你要不要聽

子不語《折曡仙》,便攜式仙人授道,你要不要聽

文:王大錘錘

長安街上。

一個一身襤褸灰袍的俊俏青年徑直往前走著,目不斜視。

他背著一個糢樣甚古怪的錦匣。

即便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也分外惹人註目。

那少年徑直往巷尾走。

最後停在陸府門前。

襤褸的灰袍下,露出一雙纖長幹燥的手來,握住陸府大門的門環不急不緩輕扣了幾下。

厚重的大門吱呀一聲,從中間的門縫裡露出個留著兩撇胡的小老頭來。

眾人見小老頭細細將少年打量了一圈,目光在匣子上停留了一瞬,便眉目舒展地將人迎進去了。

朱紅的大門又再次合上。

01 問道其一

小老頭是陸府的大管事。

將人引至堂中,向主座上的陸雲書堪堪行個禮,便退行幾步隱去了。

陸雲書手肘一揚,「唰」地露出扇面上提的龍飛鳳舞的幾個字來。

「不雲詩書,偏愛財帛」

裝糢作樣搖了搖扇,歪頭對晏辭道,「見你最近對修仙之法頗感興趣,花重金邀來了太山的這位仙人,仙人道義奧妙,何不討教一二?」

話音落。

灰袍少年將繩帶解下,置錦匣於幾上。

又退了兩步,站定,整冠一拜。

便見一老人從匣中笑坐而起,雙眸炯炯,白須飄然。

乃真飄飄然。

老人薄如紙絹,而神採奕然。

晏辭近日確實在思索道義之事,並不多推辭。

思考片刻,斂了神色,恭敬的拜問道:「修道如何始?」

答曰:「汝且靜坐片時,自數其心所思想處。」

晏辭坐良久,未作聲。

後老人問:「汝可起幾許念頭?」

晏辭據實以告,答道:「起過七十二念。」

哪「七十二念」呢?

百般變化,七十二念。

據說,當年菩提祖師告訴孫悟空法術有兩種:一是按「天罡數」,有三十六變,二是按「地煞數」,有七十二變。

「七十二變」為陰陽五行變化的最高境界,「七十二」代表「多」,也可謂之「無窮」。

晏辭稱「起過七十二念」,無非是瞬息萬念,羞於實答罷了。

老人聽了他的回答,拂須笑道,「心無所寄,求靜反動,理之常也。」

話畢,不複言語。

02 問道其二

晏辭將老人的話語仔細琢磨了一番。

繼續發問道,「如何修道?」

老人循循善誘,教以「飲水」之法。

曰:「人生本自虛空而來,因食物過多,致身體堅重,腹中穢蟲叢起,易生痰滯。學道者先清其口,再清其腸。餓死諸蟲以蕩滌之,水為先天第一真氣。天地開辟時,未有五行先有水,故飲水為修仙要訣。

又道,「但城市水渾,有累靈府,必取山中至清之水,徐徐而吞,使喉中喀喀有嚮,然後甘味才出。一勺水,可度一晝夜。如是一百二十年,身漸輕清,並水可辟,便服氣禦風而行矣。」

兩問答畢,老人飄至匣之上。

灰袍少年頷首再拜。

將老人如紙絹般折曡一番,恭敬放入匣中。

待背負整理妥當,向各座略一行禮,便轉身欲行。

03 灰袍少年

再半步,灰袍少年就要跨門而出。

陸雲書見晏辭正垂首而坐,眉頭微蹙,若有所思。

便輕聲道了句「且慢」,幾步跨至門前。

少年清冷的面龐回過頭來,眉目上挑。

聽他問道,「聽聞仙人有眾多弟子,你念念日日背負仙人授道而行,為何不苦修入道。」

少年垂頭答道,「資質愚鈍,單入道一事,一息萬念而不止。」

話罷,少年的目光忽地落在陸雲書的扇面上。

若有所思道,「你便當我』偏愛財帛』吧」。

話畢轉身,灰袍一揮而去。

陸雲書搖了搖扇,徑自落座。

少年所說也並非全無道理。

雖與晏辭說重金聘請,卻未曾道明怎麼個重金法。

一問千金,便也當得起「偏愛財帛」四個字了罷。

04 傳言

至於陸雲書如何知曉這樣的仙人少年組合。

是前些日子往太山進香時,無意間聽了些只言片語。

傳言,太山有一灰袍少年。

自進入人群的視線中起,便日日負錦匣同匣中仙人四處授道。

不拒往來之白丁,重金邀約者亦欣然上路。

談起那灰袍少年。

負「道」而行,而不入「道」。

不愛長生,偏愛財帛。

世人皆嘆惋。

有甚疑惑者詢之。

少年淡然道。

「幼時於戰亂中為仙人所救,仍有一失散的小妹,名喚阿梓。」

世人方知。

五湖四海,阡陌縱橫。

他的道,是尋一個人。

心有所寄,靜而後動。

往往一息萬念,念念而不止。

但,那又如何。

少年與仙人同行。

皆為修道。

有的道,天下人修。

有的道,雖一人,獨往矣。

05 尾聲

「你從何處尋來這等奇人。」

待晏辭緩過神來,不禁好奇。

卻見陸雲書折扇掩面,笑中帶揶揄之意。

「說是重金聘的,便是重金聘的,你怎麼的不信。」

「仙人圖財無用,那少年也不似貪財糢樣。」

晏辭窮追不舍。

陸雲書實在惱了。

望向遠處的眸光忽地一閃,狡黠如狐。

開口道。

「一問千金。」

「兩個問題都是你提的。晏小公子,你欠我兩千兩了。」

晏辭:(⊙ˍ⊙)……

/小劇場/

錘錘:折曡仙說,飲水為修仙第一要訣,精髓在於:不吃飯,喝水,喝純淨水,慢慢喝,喝一百二十年,大家都懂了嗎。

祝修仙(減肥)成功~(笑)

《折曡仙》原文節選:

子不語》袁枚編纂 / 卷十六

……孫問修道從何下手,曰:「汝且靜坐片時,自數其心所思想處。」孫坐良久,一元問:「汝可起幾許念頭?」曰:「起過七十二念。」

一元笑曰:「心無所寄,求靜反動,理之常也。汝一個時辰起七十二念,不可謂多,根氣可以學道。」

遂教以飲水之法,曰:「人生本自虛空而來,因食物過多,致身體堅重,腹中穢蟲叢起,易生痰滯。學道者先清其口,再清其腸。餓死諸蟲以蕩滌之,水為先天第一真氣。天地開辟時,未有五行先有水,故飲水為修仙要訣。」

「但城市水渾,有累靈府,必取山中至清之水,徐徐而吞,使喉中喀喀有嚮,然後甘味才出。一勺水,可度一晝夜。如是一百二十年,身漸輕清,並水可辟,便服氣禦風而行矣。」

孫問一元何師,曰:「餘三十年前,往太山燒香,遇一少年,貌甚靈俊,能預知陰晴,因與一路偕行,少年背負一錦匣,每至下店,必向匣絮語片時,然後安寢。」

「心大驚疑,鑿壁窺之,見少年放匣幾上,整冠再拜。一老人從匣中笑坐而起,雙眸炯炯,白須飄然。」

「兩人相與密語,聽不可解,但聞『有竊道者,有道竊者』八字而已。……」

💰 打賞

Translate »